玉和微投

玉和微投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35岁的我,担起了对父母和妻儿的更多责任和义务。辞旧岁迎新春,鞭炮鸣家人聚,又是一年,又长一岁,没有了儿时的激动,多的是对父母身体康健和女儿快乐成长的祝愿与期盼。“年”这个词在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不同的重量,因为它承载着我们对以往青春的诸多回忆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清晰的记得家乡每年年末最后一个集市最为热闹,街上人头涌动,大人们手里大包小裹,有的推着“大横梁”自行车,有的登着“三驴子”,还有的拖着爬犁。父亲总是推着家里的“大横梁”,车把上挂满了包裹,横梁上搭着米、面,后座捆着一箱箱苹果和橘子。那时的我总会戴着手闷子,握着糖葫芦,脸蛋冻得通红,却忍不住不时地“嗦”上几口冰糖葫芦,一边儿走一边盯着自行车上的年货,生怕掉下。大年三十,天蒙蒙亮,家里大人们便屋里屋外的忙活起来。母亲、姑姑、婶婶都一早儿来到奶奶家集合,分工合作,开始一整天的忙碌,白天忙着备菜、做饭,到了下午就忙着剁馅,晚上大人们围满了圆桌看着春节晚会,包着饺子,奶奶负责在饺子里“藏钱”。小时候盼着过年,因为年意味着有新衣服穿、有大鱼大肉可以管够“造”,有各种口味的糖果可以填满口袋,有绚丽的烟花和刺激的炮竹可以放,有“过把瘾”的压岁钱可以拿,即便是由父母代管,但还是可以“讨价还价”要出几块钱,留为己用,儿时的年简单并快乐着。
  随着成长,年的味道也随着改变,上学时盼着过年,因为想着放假可以和伙伴们天天黏在一起,肆无忌惮的疯玩。工作后盼着过年,因为只有过年能抽出几天假期,陪伴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只有那短暂的几天能将天南海北的亲朋聚在一起,聊聊家常,回忆过往,虽然短暂,却又充实,总感觉有聊不完的话题,诉不完的往事。
  乘着改革春风,我们的生活质量越来越高,我们不再追求吃饱、吃好,我们期盼更多的是父母能够平安幸福,期盼家庭和睦,期盼子女能够健康快乐成长。看着2岁半的女儿,望着眼前的父母,心中百味,有甜亦有苦,看着女儿在父母面前撒娇耍宝,父母脸上堆满的幸福,我心里是甜的。望着年近60岁走路略有蹒跚的父亲和母亲新增的几缕银发,心中满是苦涩,因为我真切的感受到父母老了,想到一句歌词“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让他再变老了,我愿用我所有换他岁月长留。”
  年已过去,朋友一一踏上返程的路,父母也买好了回家的票,我和母亲许诺,如果年末不忙,一定带孩子回家。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年味在变,人也在变,不变的是对家人、朋友的思念和对往事回忆的眷恋。
  中国年,我的“百味”年,明年见!

       □孙庆宇

上一篇:拜年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