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和微投

玉和微投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一天清晨,笔者跟随大兴安岭森林调查规划院党委宣传部小分队乘车从图里河玉和微投前往开拉气林场403项目组作业点采集素材,沿道向东行使了10余分钟便进入了林间简易路,皮卡车在起伏不平的山路上颠簸,40分钟后,开拉气林场废弃的办公楼映入眼帘,规划院森调所403项目组的9名队员就生活在这里。
         环顾四周,空旷残破的屋里整齐地摆放着一排简易床,地中间的铁炉子是为了湿寒的天气烘烤衣物取暖用的。办公桌上摆放着笔记本电脑和急需录入的数据……项目经理李玉柱今年40出头,但他却是一位工作在森调一线18年的老同志了。瘦小的身材,黝黑的面庞,灰白的两鬓,看上去是那样苍老。他告诉笔者:“今天有雨,队员们没能进山工作,趁雨休,我们抓紧录取工作数据。这里没有手机信号,每天只能在固定的时间去驻地外很远处向大队汇报工作。”
        艰苦条件显而易见,但森调队员们却不言苦累,始终保持一颗森调的初心,将一片赤诚献给这片林海。4月的一天,李玉柱带着队友谭金龙凌晨4点就出发了,任务是调查开拉气2001和2002两块样地。北方的4月,还是寒春时节,他们徒步山林、翻山趟河已经10个小时了,寒霜打湿了全身的衣服,只能用体温烘干。在2块样地工作了4个小时后,他们完成了此次调查任务。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李玉柱和他的队友简单地吃口干粮就开始赶路了,因为返回驻地还要走20公里山路……
        森调人都知道,常年在深山密林里工作,饮用的水被称为“深泉百草汤”、“撅尾巴茶 ”,大家用手拨开河沟的草就直接喝。由于常年野外作业,森调人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心脏病、胃病、肾病,蜱虫的叮咬,更是数不胜数。驻在南沟林场404项目组经理罗霄鹏今年才32岁,大学毕业后自愿来到规划院做森调工作,已经有三个年头了。在这次调查任务中,他冲锋在前,毫无怨言。驻地管理员看着阴云密布下的山岭说:“小罗他们几个,不一定淋几次大雨呢”!已经傍晚了,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中。司机向谢振光副院长请示早点回去,说山路摸黑开车不安全。谢院长说道:“无论多晚,我们都要等小罗他们回来!”坚定的话语中,是一份惦念,一份牵挂,更是一份责任。( 贺立山)

上一篇:王国权:森防战线的老兵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