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和微投

玉和微投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8月的傍晚,西斜的太阳仍炙烤着大地。
  派出所里忙了一天,我抬头看看表,“这一天过得真快啊,又到下班时间了”。我边自言自语地感慨着边下楼去换值班人员回家吃饭。
  张大娘正抬着一筐蔬菜吃力地上派出所门前的台阶。我连忙跑出去,帮张大娘把蔬菜抬到台阶上面。
  “老了,不中用了。就这两个台阶都上不来了。”张大娘边擦汗边说。
  “大娘,您抬这一筐蔬菜来派出所干嘛呀?”我好奇地问。
  “去年,你们帮我要回赔偿款,大娘也没啥感谢你们的,就有自家园子里种的蔬菜,我在地里刚摘下来的,可新鲜了。快帮大娘抬进去,你们大家分分。”张大娘边说边弓起腰,要去抬那筐蔬菜。
  “大娘,这可不行。您和大爷辛辛苦苦种的,全指着它们换点零花钱呢。大娘我帮您把菜送回去吧。”我连连推辞说。
  张大娘见我不收,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说:“去年秋天,我家的菜地让孙家的马给祸害了,那么大的一片地,连踩带啃带拱,整年的收成全没了。找他们家理论,两家还差点打起来。后来,还是咱们钱所长带着民警出面调解,我们家才得到赔偿款。当时,你们还帮我们家拉来了两大车农家肥,今年我家的菜地收成才这么好。我和你大爷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件事,也没啥能送你们的,就这点蔬菜,自家园子里种的,也不值什么钱,你们可不好推辞。”说着说着,张大娘眼圈竟红了,泪汪汪的样子。
  我见状,有点不知所措……
  “收下,收下。这大热天,跑这么远的路给我们送菜。大娘,谢谢您啊!”正要下班的钱所长说着,把这筐蔬菜抬进了屋里,放在了比较阴凉的储藏室。
  张大娘高兴地骑着三轮车走了。
  我心里却犯起了嘀咕。“钱所长怎么能收人家的菜呢,虽说不值多少钱,可卖菜是张大娘家的主要经济来源呀。”
  “小妮子,明天早上6点上岗啊。”钱所长对着一脸迷茫的我说。
  “那么早,有什么案件吗?”
  “来了就知道了。”钱所长说。
  我不再多问,心想,我看你怎么处理那筐蔬菜。
  早上6点。太阳被乳白色的浓雾遮挡着,似蒙着神秘的面纱。街上,晨练的、买早点的、遛弯的人们三三两两汇集到玉溪公园门前的早市。
  我来到派出所,钱所长正把那筐蔬菜抬到车上。“所长,要把这筐菜拉哪去呀?”
  “早市卖菜去。”钱所长神秘地笑着说。
  “卖菜?”我寻思着,琢磨不透所长的意图。
  快到早市时,远远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路边有人向我们招手。“这个人姓王,是林场的食堂管理员,我以前见过。”我琢磨着,难道是把菜卖给他。
  “钱所,等你们半天了。把菜抬到我们车上吧,我回去过秤。”说着,他们把菜抬到了王管理员的皮卡车上。
  找好停车位,把车放好后,钱所长领着王管理员深入到密集的人流中,我紧跟其后。在早市尽头,找到了张大娘卖菜的摊位。张大娘摊位上摆着各式各样的蔬菜,蔬菜上面还凝结着露珠,看着非常新鲜。在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中,张大娘的摊位显得较冷清。
  “你看看这菜,多新鲜,还是纯有机蔬菜。以后你买菜就来张大娘这买吧。”钱所长指着张大娘摊位上的蔬菜对王管理员说。
  王管理员又捡了点青椒和土豆。说,今天的菜够了。又和张大娘订了明天要用的蔬菜,说,明天一并把那筐蔬菜的钱一齐交给张大娘。
  “大娘,这回就不用担心每天摘的菜卖不出去了。”钱所长对张大娘说。
  张大娘握着钱所长的手说:“真是太谢谢你们了,从去年的纠纷开始,就一直在帮助我们。”说着说着,眼圈红红的,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这一筐蔬菜的结局很圆满。那一天让我觉得天很蓝,阳光很明媚,让我更加钦佩我的同事,也更加热爱我的工作。

       □吴芙蓉

上一篇:难忘“拆枪”训练

下一篇:返回列表